建昌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二手汽车

曝戈恩被抓前曾计划撤换日产CEO西川广人

2019-01-08 18:46编辑:admin人气:


内幕

  到今天,2018年12月10日,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总裁卡洛斯·戈恩被逮捕满三周。根据日本最新传来的消息,不出意外,今天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特搜部)将正式起诉戈恩。

  三周前的19日,通过日产公司告发,特搜部出动逮捕戈恩。22日,日产召开临时董事会解除戈恩日产总裁职务。26日,三菱接触戈恩三菱汽车总裁职务。而至于戈恩本人,仍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的,拒绝承认一切控诉。

  关于戈恩在法律上是否真的有罪这件事,日产在戈恩事件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目前尚未有定论,一切都还待披露。不过尽管一个巨大的汽车联盟总裁需要一个公道,看客们需要事件更多的八卦和内幕。

  然而此时对于风暴中心的这个汽车企业来说,目前最急切的还是找到坐镇之人。首先是日产总裁职务谁来接任?接下来如果雷诺无法成功将戈恩解救出来,对于这个群龙无首的联盟来说,还将考虑谁来接任联盟总裁。目前日产定于12月17日召开会议,任命一名接替者。

  先不论,这个特殊时间节点戈恩事变对整个日产品牌的损害,以及背后翻出来的系列人事斗争对联盟稳定的损害,或者包括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波动,即便是一个正常的企业人事更替,目前跳出来的几个人选似乎都难承其重。

  西川广人:蓄谋还是防反?

  无论如何,谈论接替人选都避不开最近一直在“上蹿下跳”的西川广人,毕竟戈恩事变几乎可以说是西川广人“一手促成”的,从举义旗向特搜部告发戈恩,到“送”戈恩进东京特搜部监狱,再到向媒体公开发言,一气呵成。

  根据此前的披露,《汽车公社》记者很难想通一个点,为什么西川广人如此急不可耐?事实上,戈恩早就给他吃过定心丸。2013年戈恩承诺,卸任之时希望将由日籍CEO管理日产公司,次年9月就确定西川广人为日产二号人物。只要好好表现,西川广人的日产CEO之位不会有太多意外。

  不过最新披露的细节倒是暴露了一些东西,知情人士称,当戈恩还是日产汽车董事长时,他就计划对日产的管理层进行更大范围的改组,其中包括撤换日产首席执行长西川广人,但洗牌的具体时间线还不清楚。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他正在为管理层改组做准备,而这次行动也将影响到西川广人在日产的地位。”这说法也印证了以上说法,爆料消息称,戈恩曾计划在11月访问日本期间讨论重组事宜,以期明年春天实施。

  据了解,戈恩希望对日产管理层进行全面改革的部分原因是他对西川领导下的日产财务业绩感到不满。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本财年上半年,日产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了17%。

  据称,戈恩还批评了西川广人对日本正在进行的日产质检丑闻的处理。这起丑闻不仅影响了日产的盈利,更迫使日产在日本市场召回了100多万辆汽车。尽管日产努力根除这些问题,但它仍在继续掩盖新产生的质检漏洞。日产最近一次的召回发生在12月7日,一共有15万辆车型被召回。

  自从担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以来,西川广人迅速改变了戈恩制定雄心勃勃的数字目标的策略。他还批评了戈恩在美国等关键市场优先考虑提升市场份额和销量的做法,在他看来这种做法往往是以牺牲盈利能力为代价的。

  在2011年,戈恩曾制定了日产汽车的商业计划,其中规定了一系列的销售和市场份额目标,其中包括到2017年3月31日在美国市场占据10%的份额。这项名为Power 88的计划得名于它的两个标志性数字目标:8%的营业利润率和8%的全球市场份额。单从目前来看,日产未能够实现这两个目标。

  2017年2月,时任日产北美业务董事长穆尼奥斯(Jose Munoz)在美国市场达到10%的市场份额,其中日产和英菲尼迪在美国市场销量相加累计达到10.2%,但也只是短暂的成功,更多的时候都是没有达到戈恩定下的目标。

  从这份爆料中我们能够得知,戈恩与西川广人两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并不友好,而西川广人的告发行为似乎也有些许“自保”意思。不过,不论是一次轰动的“自保”行为,还是一场精心筹划的“下克上”,都不足以证明西川广人的业务能力,他所能拿出来的成绩似乎只有对戈恩的不满。

  西川广人刚开始在日产做过采购工作,后来就常年做总裁秘书。日媒主要的报道内容看,西川的能力是精于公司政治,通过裁员来制定削减成本目标。过去主要都是戈恩把控战略,西川具体执行。

  更何况,这个倒霉蛋现在也面临把自己搭进去的境地。据日本媒体报道,日产汽车预计也将和戈恩一起被起诉,罪名是在官方文件中虚报收入。

  接班人之争

  过去戈恩的掌控权太过于大,本次日产通过与国家联手上演的对戈恩“杯酒释兵权”,正是因为其风头太盛。作为整个联盟的掌门人,戈恩同时也身兼日产汽车社长、法国雷诺汽车CEO和三菱汽车会长三大要职。

  雷诺确实在1999年拯救了当时处于危机的日产,不仅注入大量资金,而且还派驻了很多精英管理人员参与到日产的改组重建中,更重要的是,雷诺并没有像大众收购斯柯达,西雅特那样直接将日产品牌改为雷诺的一个子品牌,而是成立了一个看似双方平等的“雷诺-日产联盟”,相对给予日产很大的自主权。

  不过,随着近年来日产品牌的崛起,和雷诺品牌的失落,除了在欧洲市场以外,日产的品牌价值早已远超雷诺。日产在整个联盟整体销量(含三菱、三星等)里占一半以上,所以雷诺曾经救下的快要破产的日产现在已经是集团内部最大利润贡献者。

  日经新闻的报道称,自雷诺1999年成为日产第一大股东以来,从日产收到的分红数总计超过6000亿日元。计入雷诺日产联盟的合并决算的日产利润更是在2.5万亿日元以上。2018年,日产汽车的销量为580万辆,高于雷诺的380万辆。

  日产“谋求独立”的心思早就开始活泛。“联盟成立时,日产是困境,但现在缓过来就不太一样了。戈恩一直压抑日产的话语权,而日方更希望由日本人主导公司。”有业内人士表示。

  最近一次的抗争在12月4日,日产召开讨论董事长人选的董事会。9名董事中,5名日籍董事全员出席,而4名法籍董事中来了2人,戈恩和另一位董事已经被捕。如果从股东决定董事会人选的角度看,理应掌控了43%股份的大股东雷诺做出决定,但从日产董事会成员来看则是董事会决定董事长人选。

  日产方面希望独立董事丰田正和出任会长。此人做过经济产业省副局长(审议官),在官界三、四十年,非常精通官场权谋。雷诺方面的董事自知寡不敌众,要求多给时间,并希望让雷诺的人继续出任董事长。“日产拒绝了。”5日《朝日新闻》报道说。

  如果在17日,最终法方能拿到主动权,倒是有一个不错的人选。就是雷诺在中国的执行董事何塞·姆尼丝。姆尼丝以前在北美负责汽车工作,现在在中国,对欧美华均有很深的理解,熟悉汽车业务。据内部人士称,此人在雷诺内部非常重要。

  2018年是何塞·穆诺兹担任日产汽车“首席绩效官”的第三个年头,对于日产汽车在全球各个市场的运营情况,没有几个人能像何塞这样,了然于心。出于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今年4月份,何塞除了继续担任绩效官外,还兼任了另外一份重职——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成为中国区掌门。

  事实上,跨国车企很多出色的领导人,都有过不错的在华履历。不管是本田汽车社长八乡隆弘、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还是大众汽车集团执行副总裁苏伟铭、斯柯达全球CEO范安德等都经历过或者正经历着中国市场的市场考验。

  从中国市场的战略重要程度来看也值得考虑。不仅仅是目前的燃油车销量之便宜,未来的发展方向也要紧靠中国市场。尽管在混合动力方面日产大大落后于丰田、本田,不过不可否认日产如果下大精力做电动车的话,最大的市场便是中国。

  在戈恩的带领之下,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轻型车总销量达到1061万辆,击败大众成为全球最大的轻型汽车制造商。今年上半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销量创出新高,累计售出新车553.8万辆,同比增长5%,超越了大众集团的551.9万辆,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汽车公司。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极有可能在今年拿下全球汽车销量冠军。

  如今,联盟的未来又开始变得忽明忽暗。(转自汽车公社)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euholde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蓝河:给中国造车是全世界最难的事 坚持初心才

蓝河:给中国造车是全世界最难的事 坚持初心才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