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昌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二手汽车

动力电池行业洗牌来临 外部强手仍争相发力

2019-01-06 11:47编辑:admin人气:


  合作与扩张,成为近期动力电池企业的关键词。

  12月20日,吉利汽车与宁德时代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提升双方在各自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此前,宁德时代已先后牵手上汽、东风和广汽3家车企,成立合资电池企业。目前,与宁德时代合作的车企超过30家,其中包括宝马、奔驰、吉利、长安等几乎所有主流汽车品牌。同时,宁德时代最近半年内先后两次扩建生产基地,投资金额超百亿元。

  然而,在如宁德时代这样“大繁荣”景象的背后,行业内仍面临着低端落后产能过剩和外部强烈竞争的问题。

  伴随优质产能的紧缺,今年年内,包括三星、LG、SK在内的韩系三大电池公司卷土重来,在华加紧布局投资建厂。据专家推测,随着补贴进一步退坡,直至2020年左右,国产新能源车、动力电池厂商将在无补贴的环境下生存。一位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从业多年的工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动力电池行业的淘汰期或许将要到来。

  爆发

  进入爆发式增长期

  尽管车市出现负增长,但新能源汽车市场依然保持着快速的增长态势,这也强有力地拉动了动力电池需求的爆发式增长。

  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约44.1GWh,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约80.3%。据《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显示,到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年产销将达到200万辆。

  动力电池企业也开始对产能进行扩张和布局。目前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领军企业——宁德时代率先打响产能扩张的步伐。今年7月,宁德时代投资33.52亿元进行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扩建项目,将建成24条生产线,预计6年后产能达到24GWh的动力电池产能;江苏溧阳生产基地的产能扩张也在进行,有望在2022年形成10GWh的产能。从宁德时代公布的数据来看,2020年预计达到54GWh。

  宁德时代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比亚迪也启动产能扩张建设。6月27日,比亚迪规划产能24GWh的青海动力电池工厂下线,预计2019年全部投产;7月5日,比亚迪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动力电池合资公司,规划产能10GWh;9月9日,比亚迪30GWh动力电池项目签约仪式在西安高新区举行。加上原有产能,比亚迪目前规划总产能已达100GWh。

  此外,国轩高科的动力电池生产项目二期已于2018年4月初投产;2018年10月,孚能科技总投资150亿元的镇江制造基地项目奠基,年产可达20GWh。

  随着以宁德时代、比亚迪等核心龙头企业的扩产,多位行业专家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未来数年内,行业面临大洗牌与整合的同时,只有在资本和规模上有战略优势的企业才能生存下来。

  寡头

  寡头效应显现

  针对今年以来动力电池领域大规模扩张的趋势,有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显示了国内电池行业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也显露出明显的缺陷和不足,尤其体现在优质产能的缺少。

  “中国动力(22.070, 0.00, 0.00%)电池配套企业已从2015年的大约150家降到了2017年的100家左右,1/3的企业被淘汰出局。”6月27日,在青海举行的2018中国(青海)锂产业与动力电池国际高峰论坛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公开表示。

  目前,已有不止一家企业面临落后淘汰的局面。今年7月,深圳市沃特玛电池就“因公司订单不足、资金困难”的原因停工,至今仍深陷资金问题之中;2017年出现现金流紧张预警的猛狮科技,在今年8月走到了资产被冻结的境地,随着被冻结账户的增加,猛狮科技也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

  相比之下,动力电池企业的寡头效应开始显现,高端产能日益集中。数据显示,目前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最高,达34.7%,其后分别是比亚迪占22.9%、合肥国轩占6.1%、上海捷新占3.9%、孚能科技占3.3%。目前,市场占有率前十名的企业占据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约81.6%的份额。

  外敌

  外部强手仍争相发力

  随着今年新能源车呈现爆发式增长,行业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也水涨船高。值得注意的是,日韩动力电池企业对补贴退坡后的市场争相发力。

  今年7月,LG化学在滨江开发区投资20亿美元建设动力电池项目,该项目已在今年10月开工,计划2019年10月实现量产;三星环新动力电池新建二期工厂项目于11月29日在西安正式开工。

  诸如LG化学、三星等品牌,与国内品牌相比,在原材料供应和价格上都具备一定的优势。据瑞银机构在今年11月发布的动力电池成本报告显示,对比目前中日韩动力电池头部企业,其中松下成本最低,为111美元/kWh,LG化学成本为148美元/kWh,而宁德时代成本则超过150美元/kWh。相比之下,宁德时代等国内企业在制造成本上仍存在劣势。

  动力电池研究机构高工锂电表示,如果未来外资电池厂商的限制得以放开,在全球化竞争的阶段,即使身为动力电池的头部企业,也必将受到很大程度的冲击。

  对此,无论是需求者汽车厂商,还是供应者动力电池制造企业,都感受到成本和产能的危机,开始走向合作。今年年内,华晨宝马与宁德时代签署协议获得其上限金额为28.525亿元的股权投资权;随后,上汽、广汽和吉利分别与宁德时代成立了合资公司。此外,长安汽车也与比亚迪达成了合资合作。

  “动力电池投入高,并且要追求一定的规模效益,电池又存在一定的技术壁垒,自建电池工厂风险较大。通过这种合资合作的方式,车企可以获得稳定品质货源、降低成本,电池厂商也可以获得稳定的客户和销量。”有汽车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据原国家863电动车重大专项动力电池测试中心主任王子冬预计,2019年补贴调整方案于明年1月出台。对国内电池企业而言,在电池技术与日韩企业相比没有足够优势时,形成规模优势确实是实现成本控制的有效途径,但合作与扩张仅仅只是暂时的途径,随着日韩电池可能大规模进入,市场又将面临一轮新的洗牌。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euholde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蓝河:给中国造车是全世界最难的事 坚持初心才

蓝河:给中国造车是全世界最难的事 坚持初心才


返回首页